没有梦想 何必远方.

二月红.回忆【上】

↓↓↓JUSTONE练笔

↓↓↓可能会坑


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戏/静静合衣睡去/不理朝夕


后来,他时常坐在那个椅子上,望着北京苍灰的天空出神。

道上曾流传着一句话,二爷一笑百花杀。二月红生来一对桃花眼,对上谁似乎都脉脉含情。不了解他的人或许完全想不到,这样一个儒雅的青年人如何会是道上以凛冽狠辣手段著称的二爷。作为戏子,他似乎生来就精通魅惑人心的手段,很少有人能够抗拒他流转的眼波以及暗藏其中的刀刃;作为权力者,二爷这个名号代表的可不仅是几柄短刃或是整个红家班。

他从来不是温润如玉的人,他只是喜欢这一刻温柔地说着礼貌的话,下一刻随手将匕首送进谁的胸膛,桃花眼中深藏的寒芒也只有这一刻会迸发出只是下一刻即归于令人心悸的平静,眼里还是谁也看不懂的温柔。

只是当下,那双时常戏弄人心的眼眸中并未盛着任何情绪,他好像是在深思着什么,却又好像什么也未曾想到,他只是用手肘支撑着下巴略微仰起头对着院子里的那一方蓝天,眉眼间透露出孩童般的天真姿态。

其实他只是在发呆。年轻时他是不喜欢静坐这样的行为的,毕竟作为红家班的少主,他更愿意的是去逛个茶楼,喝个花酒;再者,他作为一个土夫子——通俗来说就是盗墓贼,到了斗里没有一套把式来防身那是等死的行为,静坐这种事实在无益于肢体灵活,也罢。后来,他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娶了丫头之后,便多出来些时间来耳鬓厮磨,常常的,丫头做好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端在他面前。记忆中,那蒸腾的热气润湿了她的睫毛浓黑得像一柄小扇,她红着脸笑着说,趁热吃吧,那些袅袅的热气氤氲着十余年里细碎的言笑晏晏和相与依伴的时光。

真是像偷来的时光啊。他抬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茶入手已半凉,他垂着眼看着已完全舒展开的几片茶叶打着旋儿上下浮沉,突然想到戏本里的一句话:“浮生梦幻间,何事绁尘羁。”这些年的纷纷扰扰是是非非就像这小瓷杯里的几片茶叶儿,浮浮沉沉过后最终也不过是沉于杯底而已。只是经历了这样多浮浮沉沉,那些回忆却依旧淡雅如初,就像这茶水。

他浅啜一口,半盏荷香半盏凉,有初见的味道。

-TBC-

评论
热度(6)

© 重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