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梦想 何必远方.

同居长干里(一)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1. 
王源儿虚岁十七,皮相温顺白净,内里混世魔头。  

他爹老王算是白手起家,年轻时靠着拼劲儿闯荡了几十年,硬是从小王拼到王总,在偌大的京城里攒出自己的一席地儿。 虽然老王是个生意人,但他自诩是个有文化有内涵的生意人。

随着小王源一天天长大,老王在享受着养成的满足感的同时也感到很忧虑,别人家的孩子一个个的都长成了……纨绔子弟,自家的小娃娃可不能也变这样。

于是老王殚精竭虑日思夜想终于鼓捣出一个重大决定---让小源儿接受西方的先进教育,成为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   

于是目光澄澈的小源儿就这样在西方被培养成了目光依旧澄澈而彬彬有礼的……纨绔子弟。   
还是个会说英语的纨绔子弟。   

王源十五岁就被"遣送"回国,原因是王源一洋毛哥们在毕业趴上喝高了,估计是一直觊觎王源还没长开的美色,迷迷糊糊一冲动就要吻他。然而,未遂。还被王源一拳头就撩翻了,再一拳就就结结实实砸人家高高挺挺的鼻梁上。

可谓一个鼻血横流,场面惨烈。   

那洋哥们当时就疼清醒了,捂着鼻子被送去医院之后回来,还特别郑重的跟王源道歉,紧接着用西方人深邃的蓝眼睛真诚又深情的瞅着王源。

王源当时还没修炼到火候,被这么看着面皮也有点发红,刚想拍拍洋哥们肩膀表示嘿小子源哥知道你是一时冲动没关系咱还是一起浪一起嗨的好哥们的时候,洋哥们就表白了。
 
…然后王源就暴走了 。 
…接着王源就回国了。   

老王在知道王源把人家打进医院躺尸了好几天的时候,感觉简直晴天霹雳。明明想培养的是绅士怎么却养出一个暴力分子?惴惴不安的到机场接儿子,看到小王一幅温润如玉彬彬有礼的样子,老王提了几天的心可算是能归位片刻。   

然而。 

没过几天老王就看透了王源温和面皮底下的败絮其中。

王源在国外四五年,别的没多大长进,一张嘴哄人的功夫倒是练就的炉火纯青,没几天就哄得他妈妈和他奶奶倒戈在他旗下。每次在老王即将发飙的边缘,妇女联盟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像一记柔拳打得老王想发作却不得,那边王源乐呵呵的看着老王额头上爆出快活的小青筋。   

…该怎么收拾这小崽子呢。   

正当老王愁得啤酒肚都瘪下去的时候,他的旧友正巧打来电话。旧友是个正派且严谨的人,在老王的家乡做文学系教授,旧友一家是书香世家,妻子也是大学教授,据说儿子也是德智体全才。老王心想洋毛子教育算是走不通了,还不如回归中华经典孔夫子文化。于是和旧友商量好,把家里这小崽子送到旧友那儿重新锤炼锤炼。   

王源其实无所谓,只身在国外放养的这几年,他早就练就成了随遇而安搁哪儿活哪儿的本事。而且像他这样年纪的孩子更喜欢离家出去看看---而且是去自家那个倔老头的家乡。   

就这样父子俩一拍即合,王源就此踏上了离家万里寄人篱下的…幸福生活之路。

2.
到达山城时是清晨,天色熹微,有露珠懒洋洋的趴在树叶上,整个城市都笼罩着薄荷香青草味的薄雾。 

街道上已经有晨跑的人了,公园里也有大爷大妈早起锻炼身体,黄鹂鸟啾啾的叫声听在王源的耳中竟十分可爱,王源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得有些过分。   

明明是初到山城,一切却都有着自然而然的熟悉感。王源抬头看着山城天空澄净的淡蓝色。

温柔的天空好像是明净的海面,沉溺这一隅温柔的风,温柔的土地,温柔的城。

王源拖着行李箱,咔咔的走在小路上,照着老王给的地址,一边寻找一边想着今后将要一起生活的家庭会是什么样的。 

"…呃…文学教授……书香世家…"王源的脑子里大概浮现出一个须发皆白仙风道骨衣袂飘飘的小老头,"…那家儿子叫什么来着…王…俊凯…?好像是这个名儿……还德智体全才…性格内敛…呃……"脑中又在小老头旁边添了个带近视镜的小书童,目光呆滞,可能…还戴牙套?
抱歉王源对于所谓的"优等生"的全部印象就是这样,呃,恶 俗。

王源人畜无害的笑了笑,眨巴着澄净的大眼睛,气定神闲的想着,该怎么捉弄这些呆瓜呢……   

王源看着眼前的三层小别墅,再次确认了一下地址…是这里没错,但再把脑中的人设带入进去…妈蛋人生都幻灭了好吗!   

走上前按了按门铃,没人。再按,还是没人。王源挠挠头,是来得太早了吗?

拉着小箱子绕着这家转了转,突然听到有吉他声传过来。 

很低沉的声音,带着从喉咙里翻滚出来的磁性,优雅的撩拨着每一寸不安的血液。

王源悄悄的接近栅栏,是个少年,穿着很干净的淡蓝色衬衫,侧身对着他,额前的头发遮住了眼睛,看不清面容。 

像是着了魔,王源不自觉凑得更近些,想看清他的脸。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少年转过头来。   

目光相接。 

有微风吹过,带来山的温暖,水的温柔。

那一瞬间,王源的心跳好像漏了几拍。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一一

容颜明净,山清水秀。

评论(2)
热度(12)

© 重九 | Powered by LOFTER